德州扑克提前弃牌|腾讯德州扑克作弊器
全國服務熱線:0536-2289111
首頁
金聯集團
金聯架構
總經理致辭
新聞動態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
金聯架構
聯系我們
0536-2289111 電話:0536-2288268 傳真:0536-2288196 網站:www.nhlvp.icu 地址:濰坊市坊子區鳳凰街以北莊檢路以東(響河子村)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分析:中國石油行業未來發展趨勢


        強勁的工業增長和不斷提升的國內生活水平進一步加大了中國對能源的需求,而在這些能源中,石油扮演著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目前,雖然煤炭仍是中國首要的能源來源,但在交通運輸業、工業和農業中,石油所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在處于“文革”鼎盛時期的1969年,中國的石油需求量居世界第25位,而今,它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同時也是石油和其他液體燃料的第一大凈進口國。 

        在中國石油需求不斷增長之際,全球石油工業正經歷著自1973年歐佩克實施禁運以來的最重大轉變。受高企油價和技術進步的推動,世界超級石油巨頭、主要的石油生產國和獨立的石油大亨紛紛進軍非常規石油領域。相對于常規石油,非常規石油的全球儲量更多,分布也更廣泛。 

石油相關研究報告

2014-2018年中國石油液化氣行業市場調查及投資前景咨詢報告

2014年5月

2014-2018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鉆采專用設備行業市場調查及發展前景

2014-2018年中國天然石油市場未來發展趨勢及投資前景預測報告

2014-2020年石油化工設備行業國內外渠道市場發展(投資)比較分

       在這種新背景下,中國在石油問題上的一舉一動都將會對其國內事務、國際貿易、環境和全球安全產生深遠影響。 

工業發展現狀 

        基于20世紀50年代在中國東北地區發現的大慶油田和華中地區發現的其他常規油田,中國在90年代之前一直處于能源自給自足狀態。如今,中國的石油消費已經超過國內產量的兩倍還多,而這也使得北京不斷加大在國內外尋求石油的力度。1993年,中國成為石油凈進口國,而到2013年時,它貢獻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石油增長率。據美國能源信息署預測,到2040年,中國的石油產出將會達到560萬桶/天。長期來看,主要的石油增長將來自非常規來源,比如天然氣制油、煤制油、油母巖質和生物燃料等,而常規石油產量將會保持相對平穩狀態。 

        中國國內的石油生產主要為三大國有企業控制: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和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截至2013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產公司,而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則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產品銷售公司。 

        目前,三大企業都渴望與西方公司建立合作關系:一是為了獲取資源,二是為了獲得與非常規石油生產相關的必要技術。為此,中國政府已經出臺政策,允許國內公司與外國石油公司簽署產量分成合同。 

        中國政府各部委與三大企業之間的關系正在不斷變化。在中國非常規石油產業的發展中,這種關系將會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雖然中國的石油公司大都是國有企業,但近年來,在定價和發展戰略上,公司領導層與政府之間的關系有趨于緊張之勢。 

        為實現利潤最大化,三大企業會向高層官員施壓,迫使他們修改有可能會對公司利潤產生負面影響的政策和文件。比如,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獨家發起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曾竭力阻止外商投資西氣東輸管道工程。雖然這與中央政府的初衷是相悖的,但它最終還是取得了成功。 

        目前來看,控制中國油價的國家發改委的權力可能會被削弱。中國政府承諾下放私人投資項目的審批權,讓市場參與者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這種決策責任的轉變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另外,中國監管機構的弱勢地位與大型國有石油企業的強勢政治地位形成鮮明對比,北京旨在改善環境和制定現代能源戰略的努力可能會受到影響。 

資源分布與挑戰 

        中國本土的石油儲備資源具有多樣化特征,從常規混合油資源到頁巖致密油資源,從油母巖質油資源和瀝青油資源,不一而足。在非常規碳氫化合物中,國內能源公司普遍看好致密油。 

        截至2013年,中國已探明的石油儲量達到256億桶。此外,中國還擁有大約320億桶的頁巖油資源,約占全球技術可采致密油資源的10%。 

        中國儲量龐大的頁巖油主要分布在5個盆地區:江漢盆地、蘇北盆地、塔里木盆地、準噶爾盆地和松遼盆地。此外,塔木察格盆地、二連盆地和渤海灣盆地也擁有豐富的石油儲藏。 

        中國的頁巖油一般埋在距離地面約5公里處的粘土質油頁巖中,這也就意味著在開采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能源和水才能將它壓裂出來,而結果就是會產生大量的污水。此外,同美國得克薩斯州和北達科他州的致密油不同,中國的致密油品質更重,所含的冷凝物比例更低。因而,若以當前水力壓裂技術開采,會產生更多二氧化碳,同樣會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 

        這些資源能否得到開采,經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在中國,壓裂這些輕質油或重質油的水平鉆探技術和其他復雜技術的成本都很高昂,而輸送這些資源的管道基礎設施還有待進一步完善。多年來毫無節制的并購開支吞噬了石油公司的利潤。 

        此外,石油開發還面臨著地理和地質上的挑戰。在東部地區,石油儲藏多位于城市周邊區域,因而在開發過程中,若信息不透明,容易與公眾產生摩擦。在西部地區,由于石油資源多位于偏遠地區,且周邊多為活躍地震斷層,因而市場化程度不高,而且開發難度較大。 

國外投資 

        中國一直都很重視國外石油項目的投資。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對石油供應突然中斷的戰略擔憂、對新技術的渴望,以及受上游石油產業的利潤驅動。中國的石油公司已經制定了收購國際石油項目股份的雄偉目標,即所謂的“資產石油”(equity oil)政策。2012年,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的海外運營項目的油氣產量已經占到該公司油氣總產量的37%。 

        同年,中國三大石油企業的并購總額達到340億美元,較2008年的170億美元翻了一番。另外,在2013年,中國國有石油公司的海外投資較之前一年至少增加一倍,而且分布范圍更廣—秘魯、新西蘭、新喀里多尼亞、東非和俄羅斯北極地區等。如果將銀行貸款計算在內,中國在過去5年里的海外石油投資預計高達4000億美元。 

        中國未來能否在北美非常規石油生產上獲利,目前來看仍不明朗。但即便如此,三大石油企業還是非常愿意投資該大陸的新興油氣區,因為這里的能源轉型市場可以為它們提供最新的技術和最好的商業實踐。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在北美的投資也變得越來越容易。2005年,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曾試圖收購美國石油公司優尼科(Unocal)—現已并入雪佛龍公司(Chevron),但最后折戟而歸,因為美國認為這是中國對其戰略部門的投資。不過,近幾年情況有所改善,比如加拿大就對中國的投資伸出了橄欖枝:2011年,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以2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油砂開發商OPTI公司,之后,它又在2013年以15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油氣公司尼克森(Nexen)。 

        雖然中國政府支持國有石油公司進軍北美能源市場,但在北美未來的能源革命中,它們能否發揮重要作用仍不得而知。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似有意撤離北美市場,但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卻剛好相反。 

        隨著對原油和石油產品需求的不斷增加,中國已經將目光瞄向了新的石油資源,比如俄羅斯的各類石油、加拿大的油砂、委內瑞拉的瀝青和巴西的鹽下石油等。 

未來的環境足跡 

        毋庸置疑,中國不斷增長的石油需求將會對氣候變化、空氣質量和人們的生活質量產生重大影響。石油留下的碳足跡是顯而易見的。隨著石油消費的增加、海外石油投資的擴張和煉油能力的提升,中國將會在亞洲乃至全球石油產品市場發揮關鍵作用。 

        即便經濟增長放緩,中國石油消費仍會保持每年大約5%的增長率。為滿足這一需求,中國將不得不加工和使用那些價格便宜但卻會對環境產生更大破壞作用的“臟油”,比如油砂油。若沒有將環境變化或碳稅考慮在內的新的監管規則,那么中國不斷增長的石油需求將會對空氣質量和氣候變化產生重大負面影響。 

        中國面臨的另一個重大環境挑戰是水,在通過壓裂法開采重質油時,它是不可或缺的資源。據中國在2010—2012年開展的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顯示,國內水資源處于嚴重匱乏狀態。因此,非常規石油的開發將不得不與農業用戶、工業用戶和城市用戶爭奪有限的水資源。此外,壓裂過程中的污水處理也是擺在中國面前的一道難題。 

        時下,中國政府越來越重視環境問題。官方制定的國家增長目標更注重能源需求、經濟增長和公眾健康之間的關系。在2014年3月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李克強總理在工作報告中表示,中國“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同時,他也在報告中坦承,“霧霾天氣范圍擴大,環境污染矛盾突出,是大自然向粗放發展方式亮起的紅燈”,并強調不僅要減排,而且還要轉向更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國家發改委建議制定相關措施,進一步限制污染物和溫室氣體的排放。 

        要想減少石油開發對環境的影響,中國還應采取其他措施,比如提升能源效率、推動車輛電氣化,加快城市化進程,以及擴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等。 

地緣政治意義 

        作為投資者,目前中國三大石油企業在國內都缺乏新的重大經濟增長點,同時也缺乏西方石油巨頭所掌握的最新的技術和最佳運營模式。不過,它們可以通過政治和財政支持來彌補這些短板。 

        對于西方石油巨頭認為存在政治風險的國家,中國通常會給予“無附帶條件”的支持。因此,在這些國家,中國公司享有相對于西方公司的比較優勢。 

        中國與委內瑞拉和哈薩克斯坦等國的國有石油公司簽署了合作協議,與伊朗和蘇丹等國簽署了“貸款換石油”協議。從非洲到中亞,中國已經實現了市場多樣化的國家目標,而這也給予了中國前所未有的影響力。 

        目前來看,沒有跡象顯示中國將會改變其能源安全戰略思維。同時,它也不愿意做出新的政治或安全承諾,尤其是在美國和其他國家仍能確保全球石油市場穩定的情況下。 

        需要注意的是,隨著中國在海外石油市場影響力的不斷提升,一些國家可能會產生反中國情緒,進而危及中國的能源需求。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可能會加大干預力度,比如在2007年的埃塞俄比亞危機和2012年的南蘇丹危機中,中國都采取了干預措施。此外,中國也已經開始打造藍色海軍艦隊,確保印度洋航線石油運輸的安全。


 

德州扑克提前弃牌